学车视频

人才净流入杭州排全国第一 互联网人才依然紧缺

发布日期:2019-03-03 浏览次数:

制图 连诚

  上周,网传滴滴计划裁员2000人左右,准备过冬。减薪、裁员,过去的2018年被认为是互联网和创业公司日子最难过的一年。最近,杭州一家猎头公司摇身一变,从招聘专家变成了裁员专家。

  不过从整体的招聘来看,尽管受行业调整周期影响,但作为人才净流入第一的杭州,春节后互联网人才依然紧缺。

  从招聘专家到裁员专家 杭州猎头公司做起裁员业务

  名驹猎头负责人沈敏跃最近接的几笔订单都跟裁员相关。比如一家传统企业经营业务迅速下滑,不得不对员工进行缩编;还有一家杭州的互联网公司,因为业务模式面临调整,再加上企业资金出现紧张,也面临着员工优化和缩编。

  一般来说,裁员是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做的事情,公司裁员面临很多尴尬的问题,比如裁谁?怎么裁?补偿金怎么算?这里面有很多讲究。

  到了猎头公司手里就方便多了。沈敏跃说,在裁员之前,会围绕公司客户服务价值创造点做业务流程梳理及人才盘点,根据梳理的结果出一份人员增减的方案。哪些人建议留下,哪些人不应该留。对于被裁的员工,有一些由猎头公司协助“猎走”,而剩下的那部分员工由猎头公司出面,进行整合和沟通,体面离开。最后只留下创造业务价值的部门。

  除了裁人,猎头公司还会对公司的部门结构做体系梳理和优化。“从原来的招人和减人,现在开始向咨询顾问转型。”

  沈敏跃说,从目前的业务来看,跟大行情相关。比如互联网公司,在业务好的时候招兵买马,成立了很多跟公司业务不直接相关的部门,比如行政部、人事部等。而互联网公司员工的薪水普遍比较高,在融资越来越难的情况下,裁员成了节省开支最便捷的办法。而非业务相关部门成为缩编和裁员的主要对象。“把有限的业务资源激活,不能直接创造绩效的部门或人员优化。”

  互联网寒冬真的来了?杭州互联网人才依然紧缺

  去年年底,睿和猎头杭州分公司总经理邵静接待了很多HR,这些HR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来自于互联网公司,因为公司或业务部门被撤掉而面临着失业。

  比如一家公司,在业务好的时候迅速发展到100多人的规模,一年多里“烧光”了1000多万元之后公司不得不宣布解散。

  不过邵静说,这样的个案并不多。“总体来说,这两年互联网整个大行情没有往年那么旺盛,员工的流动性相对比较大。很多企业开始在大行情不好的情况下进行内部优化。”

  冠程猎头的方垚说,互联网整体的招聘需求略有下降,特别是小公司在资本紧张的大环境下,没有以前那么多需求。“加上创业的互联网公司没有以前那么多,而创业失败继续进入职场的人越来越多。”

  比如,有一个特殊的现象是,去年开始来自于互联网的订单黄掉的比例特别高。传统行业黄掉的比例只有一两成,而互联网公司最高可达到5成。

  “以前形势好的时候互联网行业的黄单率也很高,那时候是因为人选手上的offer多,但他只能接一个,其他的都黄了。现在变成了offer准备发,忽然需求取消,停止引进。”方垚说,最近公司就遇到了这样的案例。

  在沈敏跃看来,杭州在这波裁员风波里影响并不算明显。互联网高管、资深架构师等岗位依然一将难求。

  正月初五,沈敏跃就开始安排人选面试和招聘。“最容易被裁的是公司的中层、年纪偏大的程序员,以及和业务不直接相关的部门。”沈敏跃说。

  “一些资本充足的互联网公司和融资顺利的创业型公司,目前依然有大量的招聘需求,比如云集、拼多多等。”方垚也认同相应的观点。

  事实上,聚集着大量互联网和高科技企业的杭州,近年来“收割”了众多来自于国内甚至海外的专业人才。

  从2016年开始,杭州一直是稳居人才净流入排名第一的城市,并在2017年逆袭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成为领英公布的海外人才净流入率最高的中国城市。

  即使在被称为冬天要来了的2018年,杭州的创业热情依然超过了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。

  去年年底,元璟资本携手鲸准研究院、杭州市创业投资协会发布的《2018杭州创业创新观察》显示,作为新一线代表的杭州,人均创业热度自2017年以来一直高于北京和上海。在2017和2018年这两年里,杭州新增创投机构的数量超过北京、上海和深圳,位居第一。

  “东边不亮西边亮,杭州整体的招聘需求还是在的。”沈敏跃说,公司的裁员业务既帮公司节省了裁员成本,也能迅速帮这些员工找到下家。

  • 我要学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