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车技巧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发布日期:2019-03-03 浏览次数:

“租界以上海为最大,而马路亦以上海为最多,且最讲究。沪上市面之盛,半皆由马路之便也。”

——《上海市自治志》,1896年刊于《申报》
◎今日上海:马路为骨骼,里弄为血肉

观察城市,道路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。
作为市政的一部分,城市道路的数量和长度极大程度显示城市的发展状况。 如今的上海,辖16区,面积超过6300平方千米,是一座“超级城市”。今人可能难以想象,几百年前,这里还是一片小渔村。
1291年,元朝批准设立上海县,是上海建县之始。1843年,上海正式开埠之后,以城外城形式的不断扩张,改革开放之后,又划入大片土地归属上海。道路,正是上海历史最忠实的见证者。
这是今天上海的所有道路: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整个上海市区,由黄浦江分隔,分为浦东和浦西。可以看出,路网最密的地方都集中于黄浦江沿岸,而浦西又较浦东更为稠密。
这一块正是主城区所在之处,坐落着上海最核心的七个区(黄浦、静安、徐汇、普陀、长宁、虹口、杨浦),因此又被称为“中心七区”。相比之下,广大的“郊区”,路网则稀疏许多。
接着,按照道路的长短,赋予颜色。颜色越红,则道路越短;颜色越紫,道路越长。一般来说,城市中集聚的短路,多数意味着社区、巷弄等。如果一个区域只有很长的道路,则很可能缺乏烟火气。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着色之后,中心七区显现的更加明显。大量的短路分布在浦西地带,连接成片,指向上海真正的繁华所在。
将视线聚焦于“中心七区”,再次分析道路长短。可以发现,短路又最最集中于沿江的腹地,以及浦江北岸的个别区域。大量的弄堂和小社区,构筑出了一幅奇特的地理景观,也指示着其中埋藏的历史轨迹。同时,外环高速再次切割了中心城区,外环之内的这一块腹地,正是“上海中的上海”——狭义的“老上海”所在。而成都北路和延安高架,又组成了一组十字形的路网,将老上海切割成四个象限、多样生态。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
此外,道路的连接方式也十分有趣。如果将路的汇合处当作一个节点,我们可以分析出节点的枢纽程度。同样,颜色越红,代表枢纽性质越强,四通八达;颜色越紫,则枢纽性质越弱,比较封闭。围绕老县城四周的区域像黄浦区和静安区,交通相对更为发达。
在对节点着色之后,隐隐已能看出路网如何互相勾连,而道路又如何作为城市的骨骼存在。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最后,再将节点的颜色赋予道路,纵贯城区的高架路和环线(橙色道路)立刻显现,它们将中心城区再度分割成几块。而之前分析过的“短路聚集区”,在此也显得较为封闭(呈现蓝紫色)。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道路数据,让我们得以最宏观的检视这座城市,分辨它的经络、凝视它的历史。
而要研究上海路网的形成轨迹,近代时期的开埠、以及租界的设立,就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环。
◎租界风云:七条马路开启的“国中之国”
位于黄浦江下游的外滩,是英国人最早登陆的地方。签订《南京条约》的次年,英国首任驻沪领事抵达上海约定开埠,盖章上海正式对外开放,封建被撬开一个口子,打上殖民的烙印。此后,十里洋场渐兴。
租界始于1845年与英国签署的《一八四五年上海土地章程》,在百年内不断扩张,并成为“国中之国”,它独立于中国行政体系之外,是耻辱的象征,被迫植入西方城市管理理念和制度,却又意外开启现代城市之路,为上海成为国际都市埋下伏笔。

上海如何从小渔村变成魔都?每一条道路都蕴含

最初租界南端为洋泾浜,是近代上海进入闹市的通航河道,也是华洋分居和两种社会制度的分界,1849年法租界成立后,又成为英法租界的分界河。1915年,洋泾浜填平为路。改革开放之后,又建成“延安路高架桥”。由一条河,变成一条路,又成为一条高架路,这不仅是一条路的历史,更映照一部城市的发展史。
1854年,英租界将“码头道路委员会”改组为“工部局”,成为租界市政权威机构,公共租界成立后,原则上确定以中国省名为南北纵向马路名称,如四川路、江西路等;以中国省以下地名为东西横向马路路名,如苏州路、南京路等。
  • 我要学车